汤圆没爪子

正在学习如何讲故事

因为太长所以变糊了,很抱歉

#您的好友今井リサ喜欢了这条推文

IF AnotheR


——原梗来自羌的Katze

——感谢你的点开与对冰川姐妹的喜欢


 

 

 

 

“姐姐,好慢噢!都已经放学半个小时了!”

 

气呼呼地确认了不知道多少次手表,冰川家妹妹在花女校门口无奈地陷入了垂头丧气状态

本来是自己乐队练习提前结束,可以偷偷跑来接自家姐姐一起回家的绝赞机会,却将因为找不到人而泡汤……

 

瞧着经过身边的同龄人从熙熙攘攘到越来越少,又瞧着夕阳逐渐将自己的影子越拉越长

 

“真是的!roselia今天明明没有练习……リサち也说着什么‘啊,我还在和ゆきな一起讨论歌词,今天さよ没有过来噢,时间很赶抱歉啦ひな’就挂断了电话……完全没有头绪啊!”

 

戴着同乐队好友的白鹭千圣嘱咐多次,防止偶像身份暴露的口罩和棒球帽,冰川日菜一想起自己那拨出五次,也收到了五次未接通知的通话记录,就委屈地想摘下口罩,什么都不管地直接冲进学校。

 

 

事实证明,她真的这么做了。

 

跨啦跨啦地踩着楼梯,冰川妹妹娴熟地直奔那间自己偷偷跑进来无数次的教室

 

“2-A!呼,就是这里!”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喜悦,日菜抬手准备将门推开时,却发现后门已经被最后离开的同学给好好锁上了。

 

咕……那前门——

 

“咔啦。”

 

也锁上了呢

 

那一定在学生会——

 

“喀拉。”

 

结果纹丝不动的学生会室门把手浇灭了日菜最后的一丢丢希望

 

 

从放学前十分钟到放学后四十分钟,“与姐姐一起开开心心地回家”计划于第一步:找到姐姐,正式宣告破产,更别谈开开心心这种奢望的副词了

 

“姐姐……究竟去哪儿了啊……”坐在后庭门廊,握着屏幕刚熄的手机,冰川日菜甚至有些气馁

——并没有人知道冰川纱夜去了哪里

 

作为风纪委员的姐姐总不可能在放学前翘课提前离校,也没有因为学习或者工作留校,不仅电话也不接,认识的同学也都摇着头说从下午起就没有见着纱夜同学

 

 

唉声叹气可一点也不るん!

 

“积极考虑这个状况,姐姐说不定在我没看到的时候已经自己回家了呢!”

 

想到这里,日菜兀的站起身,重新扬起笑容背上吉他向着校门口走去

 

“手机关机也有可能是昨天忘记充电了嘛……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漫不经心的四处打量着

——平时来花女都是直奔姐姐的教室,现在这样子一个人慢慢走回家,对冰川妹妹来说算是件少有的趣事

 

直到日菜的目光落在了樱花树侧的草丛边

准确的说,是草丛边的一团毛茸茸上

 

“咦——什么什么?”

 

警告!冰川小闪电光速靠近!

 

“是猫猫!是猫猫诶————!”

 

就像发现了宝藏一般,欢呼着的日菜蹲下身,一脸惊喜

 

“咪!!!”

 

毛茸茸被这一过于开心的巨型生物吓到了一般,直接炸毛成了更蓬蓬的毛球

 

“呜哇哇哇……抱歉抱歉!吓到你了!” 

 

下意识缩回有点想伸上前的双手,冰川妹妹双手合十诚恳道歉

 

“呣————”

 

看着小小只紧张到不敢转身,日菜有些不甘心地撅了噘嘴。

 

可旺盛的好奇心还是使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右手,试探性地抚上绒球的背

 

“哟西哟西……”轻轻地抚摸着,她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生怕刚才那样过大的音量吓到这只可爱的生物,“不,不会伤害你的噢……”

 

貌似起到了一些安慰作用,蓬蓬的毛球稍微没有那么害怕了

 

小小的身子在右手里打着颤,都是初冬的傍晚了,一只无助的幼猫孤零零地在这种地方,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记得花女是不允许带宠物进校的……

 

“要不带你去问问门卫伯伯吧?如果是不小心和猫妈妈走丢的话,日菜我一定会把你送到更暖和的地方的!”一边认真地向猫咪自我介绍着,日菜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准备揽起毛茸茸,“等下子校门也要关上啦,如果晚上猫妈妈还不来的话,你一个人会很困扰噢!”

 

好像听懂了安慰的话语,小猫突然安静下来,乖乖地由着日菜轻巧地抱了起来,四爪悬空

 

 

可能因为太疲惫,也有可能是太年幼的缘故,小猫缩成一团,并没有睁开眼睛

 

“您好——请问有人在吗?”

 

尽量让小猫用舒服的姿势兜在自己的手臂里,轻拍着小小只没有完全停止打颤的背,日菜来到了花女门卫处,挪出空余的手敲敲门

 

“这位同学……嗯?这个校服?不是羽丘的学生吗?”胡子花白的保安伯伯扬了扬眉,“……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

 

急切地向着思考状态的保安伯伯托起毛茸茸

 

“请问这只小猫是学校的猫妈妈饲养的吗?我刚才在草丛边看到了它,在想会不会是不小心和猫妈妈走丢了,您可以帮忙看一看吗?”

 

“噢?这是小猫吗……”保安伯伯眯起眼,端详了一会儿后叹了一口气,“很抱歉,小同学。花女并没有这样的社团,它也不是保安处收留的孩子。”

 

“诶——怎么这样……”

 

冰川妹妹开始为怀中小猫的命运而担忧

 

“而且放学这么久,也快到闭校时间了,”看着眼前泪汪汪的女孩子,保安伯伯无奈扶额,“明天我帮你写一个寻猫启事问问同学们吧”

 

顿了一下,瞧着眼前人紧紧抱着幼猫,不肯放手的样子,他接着说

“你,你看,我们这儿也不允许收养小动物过夜,晚上也没有人。”

 

“如果小同学这么喜欢它的话,要不今天你把它带回家照顾一晚吧。”

 

 

 

 

————哐当!

然后一人抱着一猫被关在了校门外

 

“额,那,那今天晚上就请多关照了噢,猫猫。”

冰川妹妹咧嘴笑了笑,

“如果回家告诉姐姐这个消息,喜欢毛茸茸动物的她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考虑到小猫能吃的食物不多,不能乱喂奇怪的东西,日菜首先是绕道去最近的宠物店挑了袋小份的猫粮。在拿起那袋吞拿鱼口味的幼儿期专用猫粮时,尽管她瞥见了标签上那几个显眼的数字——

 

“请问您只需要这一件商品吗?”

 

“嗯,只有这一件噢,”日菜毅然决然地托着小猫,干脆回应着收款员,“刷卡买单。”

 

 

 

 

一改往日“跳跃着前进”的走路习惯,日菜托着小猫迈着自己最和缓的步伐。因为背着吉他和拎着猫粮的缘故,偶像乐队吉他手正用着略微滑稽的姿势在有些天黑的马路边小心移动着。

 

虽然有些难受,不过让小猫安心下来不害怕才是最重要的事!

 

 

 

 

说心里话,日菜和自家姐姐一模一样,论起猫派犬派的话,是绝对的犬派。无论是宠物节目,还是每次父母偶尔谈到想在家里养点宠物的时候,姐妹两都不用确认眼神,一定会给出一样的答案。

 

——“可是!”

 

路灯下暖黄色的微光打在身上,趁着等红绿灯的间隙,日菜低头瞧了眼怀中过分安静的小猫。一路上难免有些颠簸,又是被一个陌生人抱着,毛茸茸不仅没有怎么挣扎,甚至都不像一般小猫一样叫个不停。

 

就很安静地趴在自己怀里,隔着格子长衫的厚度都能感觉到它身上的体温

 

低下头的日菜才发现原以为睡着的小家伙,正睁着眼同样地望着自己,歪着脑袋,一闪一闪的澄澈眼眸在昏暗的环境下格外明亮

 

金灿灿的,简直和姐姐一模一样

 

“真是漂亮的眼睛呐。”

 

夸赞的话语下意识就悄悄溜了出来

 

像是偷看被发现了般,小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只生物投来的关切视线。低沉地“咪呜”了一声,在日菜笑嘻嘻的注视下,小家伙抖了两下耳朵,有些气呼呼地重新埋进了臂弯

 

“噗哈哈哈,不会又被我吓到了吧?”

 

没有人会不喜欢这么可爱的小动物吧!

 

东躲西躲,毛茸茸的后脑勺最终还是没有幸免于日菜蠢蠢欲动的魔爪

 

被好好地揉了一番

 

“回家之后一定要给姐姐介绍下你,到时候可不要不好意思缩起来噢——”

 

信号灯重新点亮

 

背着吉他的少女重新调整了怀中小猫的位置,哼起了自己喜欢的歌,向着家的方向再次迈开了步伐

 

 

 

 

 

 

 

——呣,单手摸出钥匙开门果然还是很别扭

 

“我回来啦——”

 

秘笈:一边托猫单手一边单手换鞋,保持着自己与小猫的平衡,日菜望向只有廊灯的客厅,黑漆漆一片

 

考虑到之前自己乐队新曲发售时开心到没有换鞋就冲进客厅扑向姐姐,最后落了个负责一周地面打扫的血的教训,她并没有直接将小猫放在地板上

 

起码在给它好好洗个澡前

 

——不然被出差的父母回来看到满屋子的梅花爪印,就不止做一周清洁的代价了!

 

“那个,姐姐?”将吉他放在沙发旁,日菜仰头呼唤着,“我带了一位新朋友回家哦!”

 

“还是在花咲川碰到的哟,虽然不知道主人是谁——”

没有回应

 

厨房的灯是关着的

“姐姐认识这只小猫的话就好啦!”

 

“所以保安伯伯希望让它在咱们家借宿一晚,这么冷的天被冻伤的话,会很难受吧……”

通往阳台的窗户也没有打开

 

“姐姐?”

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打开灯的姐姐的卧室,也没有一个人

 

“…………啊”

 

还是没忍住叹了一口气,日菜的表情有些复杂

 

 

——她的姐姐,冰川纱夜,并没有回家

 

 

怀中的小猫突然挣扎了起来,努力地伸着爪子,想从日菜手臂上跳下来

 

“唔啊!不要跳下来啊小猫!”本有些分身的日菜被这突然的举动吓到,赶紧抬手轻轻捏住了小猫的前爪,摇了摇让它放松下来,“你现在脏兮兮的样子,要是在姐姐的房间里乱跑,等姐姐回来了,我会和你一起挨批评的!”

 

爪子,软乎乎的

 

“抱歉啊小猫…这么激动是不是因为骗了你呢……”直接在纱夜房门口坐了下来,日菜将小猫放在自己腿上后,顺了顺小猫背上因为挣扎而翘起来的绒毛,“不仅没在学校,姐姐她貌似也没有回家呢。”

 

“本来可以让你看看她的,但是貌似没有这个机会啦……”

 

“不对,也不能这么说,”日菜皱起眉,认真地看着小猫黄澄澄的眸子,“说不定姐姐要晚一点才回来吧……还是有希望看到她的噢!”

 

“咪呜。”像是听懂了般,小猫这次没有扭开头,而是向着日菜点了点头

 

“噢噢?”发现了小猫主动的回应,日菜惊喜地又揉了揉毛茸茸的后脑勺,“是能听懂我的话吗?”

 

“咪……咕噜噜噜……”小猫动了两下右耳表示轻微抗议,但没有挪开脑袋

 

“……”日菜眯起眼,重新抱起小猫,用额头蹭了蹭这位才认识没多久的朋友,“谢谢你啦!”

 

“姐姐她一定会回来的!”

 

“喵呜。”

眼瞳里倒映着冰川妹妹灿烂的笑脸,慢悠悠摇晃着自己的尾巴

 

——小家伙貌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危机

 

 

直到被日菜举着推开了浴室的门,放进了浴缸里

“吃饭前要好好洗澡才行啦!”

 

温热的水流淋在背上,蓬松的绒毛一下子塌了下去

 

“你看你看,不仅你身上脏脏乱乱的,托你的福,我的外套袖口也有些惨不忍睹啦。”向小猫展示着才脱下的外套,日菜戳了一下因为站在逐渐升高的水里而有些呆滞的小猫,“所以快点一起洗完澡,然后吃晚饭吧!”

 

外套,袜子,项链,毛线帽——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小猫,一动不动地瞧着日菜将柠檬味的沐浴露放在浴缸边上,抬手开始解最上的纽扣

 

 

 

 

咪呜????!

 

 

小猫一个激灵,努力从半米高多的浴缸里翻出,虽然第一次因为太滑失败了,在快速的反应下,终于从浴缸边落下地。带水的黄色闪电,正踏着湿漉漉的爪子火速逃离洗澡的地狱

 

“诶???怎么突然!!!”日菜赶紧停手,转身就追留下一串水痕的逃脱者,“果然还是怕水吗!!!”

 

灵活地从没有关好的浴室门逃出,踩着防滑垫,小猫眼看就要成功滑到沙发底——

 

可惜,幼猫在这个阶段是跑不过普通人类的

 

何况还是运动神经在羽丘数一数二的冰川日菜

 

“湿哒哒地在客厅里乱跑不好哦!”

 

轻轻松松的一个滑步,衬衫解开了一半的日菜捏住了小猫命运的后颈皮,像押送犯人似的,冰川妹妹重新把眼神死的小家伙塞回浴缸,并开心地搓起了泡泡

 

 

“るん——♩”

正在给失去灵魂般,完全放弃反抗的小猫冲泡泡时,放在衣架旁的手机震了震,传来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

 

“嗯?是有新消息吗?”从浴缸中探出头,日菜考虑到没有用浴巾擦干双手,简单地扫了一眼提示框

 

“りさち:请问除了あこ外还有人不小心吃了我中午放在桌上的饼干吗?非常非常紧急!看到的话请务必回复哇!!”

 

“噗。”

 

日菜用左手拖着呆滞的小猫,防止之前辛辛苦苦冲干净的身体重新沾上泡泡。把右手简单擦干后,划出屏幕,在待发送框里一下一下地敲打着

 

“是不小心被贪吃鬼吃掉了重要的饼干嘛wwwwりさち的饼干太好吃了,有时候没办法呢~”

 

“发,送~”

 

冰川妹妹一边开心地谋划着明天给小猫尝尝友人饼干的计划,一边继续着冲泡泡计划

 

“真是莫名期待着明天呢!”

 

 

 

————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宇田川宅。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啊!!!”

 

看着眼前的少女和小猫,宇田川巴陷入了人生的头等危机

 

“白金桑,你说的全都是真的吗?”

 

宇田川姐姐此刻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非,非常抱歉……宇田川…桑…”

 

抱着呼呼大睡的小猫,Roselia键盘手低着头,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亚可酱变成这个样子……今井桑也很着急!但,但…”

 

这边的眼泪貌似也要止不住了

 

“啊啊啊,只能祈求明天能……”巴接过睡得真香的小猫,拍了拍白金同学的肩以示安慰,“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亚可的!先,先别哭…一定会有办法的!”

 

混乱一片。

 

 

 

 

虽然终于成功送达重要人物?宠物?但失去了下副本的队友的最强法师rinrin,对着今日随机缺dps的队伍陷入了沉默。

 

 

 

 

———

 

 

 

 

所以就是这样,我,冰川纱夜,现在正坐在餐桌上,以一只猫的视角,等着自己的双胞胎妹妹给自己准备晚饭。

 

最讨厌的人现已变更为中午好奇吃了一块今井同学饼干的自己。

 

原因不明,只是看着开口的曲奇,没有吃午饭的我尝了最小的一块。但是吃了之后还没有走几步,就有些晕晕乎乎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降低的视角,说不出话只能“喵喵”叫的状况,和四脚同时落地的感觉都在向自己宣告着:恭喜,你变成猫了

 

啊这真是,太糟糕了…进不了教室也是,学校本来就有着不允许带宠物进入校园的规定,作为风纪委员,这些规矩都了然于心的我怎么会明知故犯呢?只能从活动室来到后庭转悠,为了防止被同学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整个下午小心地躲在草丛间的我——

 

终于撑到了放学时,但是也快累的不行了

 

中午的便当用猫爪打不开,活动室,教室的门都被锁上,一个人,不对,一只猫头晕目眩地瞧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疲惫感和寒冷一下子袭来

 

好在这不幸中还有一丝万幸:

 

我被来学校找自己的妹妹捡到了,以一只猫的身份

 

作为另一个学校的学生,带着我的日菜并没有收到保安伯伯的责备,反而被建议了“把小猫带回家一晚如何”……真是不可思议…

 

不论是她是怎么发现了我这点,还是在有练习的情况下还来学校找我一起回家这点……

 

然后我就被稳稳当当地抱回了自己的家,陪妹妹等着一个“不会回家”的姐姐

 

虽然中途经历了不太愉快的淋浴过程……因为太了解这孩子的性格了,在达成目的前绝对不会放弃什么的,哪怕是给一只捡来的小猫洗澡也是同样的执着。所以到最后我在逃跑失败了一次后,索性放弃了抵抗。毕竟已经看到“悲惨”结果了。

 

总体而言,除了容易被过于激动的日菜扑上来浑身上下摸一通和一系列极其亲热的直接接触外,这个样子貌似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所以就是这样,我,冰川纱夜,曾经的正常人类,现在正坐在餐桌上,以一只猫的视角,等着自己的双胞胎妹妹给自己准备晚饭。

 

 

说着“稍微出门一下,我会立刻回来的!要好好看家噢!”就跑出去的她,一定是去那家不远的快餐店了吧。之前父母出差的时候也是,父亲母亲的工作缘故,两位经常会在周末加班或者直接出差到外地好几天,这种情况下我和日菜就有了默认一起去快餐店解决正餐的习惯。久而久之,几乎所有店员都认识了我们两,甚至如果某天只有一位就餐,点餐时还会被问道另一位的情况。

 

“猫猫!我回来啦!”

 

气喘吁吁的日菜换上拖鞋,将纸包放在桌上,拉开椅子坐在离我很近的位置。伸手顺了顺我的脑袋,她笑眯眯地扯开纸包:“我可不能和你一样吃猫粮,所以就去买了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回来,抱歉让你一个人,啊不对,一只猫看家啦~”

 

啊,隔着纸包就能闻到熟悉的,烤焦的土豆的香味……

 

眼光不自觉就落在了薯条上

 

“呣?想吃这个吗?”

 

日菜停下了挤番茄酱的手,凑到我这边来

 

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眼神坚定地望向她

 

“那我查一查噢——”她拿起一旁的手机,啊密码是3417……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她打开了谷歌?

 

“猫猫…能不能…吃,薯条…呢?输,入。”

 

日菜发现一旁毛茸茸的眼睛都要发光了,整个身子也越凑越近

 

“啊,貌似不行。”

 

毛茸茸倒下了!!

 

“猫猫不能吃很咸的东西啦,所以你还是乖乖吃猫粮吧!”日菜招呼着失去梦想的小家伙,“吞拿鱼味的说不定也很好吃呢!”

 

结果冰川妹妹发现这只猫在吃猫粮的时候,竟然一边嚼地嘎嘣嘎嘣响,一边用极其残念的眼神望向自己这边

 

一脸的不甘心。

 

“哈哈哈哈你真的很喜欢薯条呢!”日菜突然笑出声,拿起一根比较短的薯条放在小猫面前,“要不尝一小口试试?只有一小口噢。”

 

“咪。”

 

日菜明显感觉到,小猫的世界瞬间春暖花开了起来

 

具体表现在摇尾巴上

 

“真可爱呐~爱吃薯条这点,和姐姐简直一模一样——”冰川妹妹自己也拿起一根吃了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一拍脑袋,“啊你现在还没有名字啊!!”

 

“一直喊你小猫小猫一点也不噜——”若有所思的短暂状态还没三秒就被一只小灯泡的诞生打断了,“嘛!你看你这么喜欢薯条,那就叫薯条吧!”

 

“薯~条~”

 

毛茸茸被猫粮梗住了

 

然而日菜并没有停下自言自语,反而说着“薯条竟然想吃薯条www”这样的话乐呵呵地自己开心着

 

——啊,所以有时候真的不明白这孩子在想什么啊。

 

猫粮味道不坏就是了。

 

“薯条不会挑食真是很厉害呢——”吃完了自己那份,日菜侧着脑袋枕在手臂上,习惯性开始给小家伙顺毛,“虽然说是双胞胎,出生时间也只差了五分钟,我的姐姐啊,嗯,就是之前一直给你说的,超棒的姐姐,身高比我高一些噢…”

 

听到日菜提到自己,小猫突然安静下来

 

“从小到大,姐姐一直比我高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爱喝牛奶…所以才比姐姐矮呢?”

 

小猫站着一动不动,很认真地听着

 

“啊哈哈哈,当然我也被姐姐说教过,“总是熬夜是不会长高的哦!”这么对我说着”模仿着自家姐姐平时的神态,冰川妹妹皱起了眉,但没过三秒钟就憋不住笑出了声,“太严肃了啦!”

 

——我平时说这种话是这种表情吗…

 

“熬夜能影响身高吗?不知道呢。谷歌老师那里能问到答案吗?”日菜又伸手顺了顺发呆的纱夜猫,“不要在吃饭时发呆啦,简直就像在听我说话才发呆一样www”

 

“你真的很像姐姐啊。”

 

——抬起头来,一直笑着的她,仿佛就在刚才,流露出了一丝寂寞的神色。

 

 

 

 

因为一路上的各种闹腾延续到家里,加上洗澡和吃饭带了一只猫的缘故,日菜在收拾好房间后,时间已经不早了

 

而在她铺被子的时候,薯条一直在脚边很焦躁地挠着书桌的桌腿,虽然日菜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是自家姐姐在担心明天不能恢复原样,roselia的练习怎么办的问题,她还是抱起了小猫,关切地摇了摇对方:

 

“薯条是不喜欢地上的纸版床吗?”

 

低气压的薯条无精打采地咪了一声

 

“好的,那今天你就睡在这里吧!”

 

认真地把这个回应当做默认的冰川妹妹果断将其放在了这个房间最软乎的地方:自己的枕头上

 

但这貌似并不能安抚纱夜有些焦躁的心情

 

“啊……”发现这个情况的日菜枕着双手趴在一旁,担忧地看着小猫:“薯条你是想家了吗……”

 

“抱歉哦,今天真的没办法找到你的主人,才让你委屈一下在我们家过一晚上的……”努力顺毛尝试让小猫安抚下来,可没有好转的情况逐渐也让日菜沾染了丧的气息

 

门锁上了,但是廊灯没有关,这是冰川家还有人没回家时的一般做法

 

可对日菜来说,这盏廊灯并不能照亮她的姐姐,冰川纱夜回家的路

 

实在是太晚了

 

 

 

 

“薯条…其实,虽然没有说出来,虽然没有表现出焦急和难过什么的…但我果然,还是很担心…姐姐…”

 

她突然开口了,声音意外的低,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冰川日菜

 

 

“薯条…你说姐姐会回来吗?明天会回来吗?”

 

 

“薯条…这只是姐姐的玩笑吧,是roselia的大家安排的大冒险吧…只,只是玩笑吧…”

 

小猫静悄悄地伸出爪子,放到日菜手上,就像是安慰,轻轻拍了两下

 

 

日菜从枕头里抬头,纱夜这才发现她竟然哭了,眼睛红通通的

 

“你的名字是姐姐最喜欢的薯条…不知道可不可以把姐姐带回来呢…”

 

毛茸茸这次被顺毛的时候意外地没有乱动

 

 

“姐姐她,其实很怕寂寞的……虽然平时都会表现得很坚强…我也不会在姐姐面前说“觉得姐姐最近会不会太勉强自己了?”这样的话…因为…看着姐姐皱眉的表情,总觉得,说不出口…”



“说到双胞胎应该更了解对方,但总感觉…我和姐姐之间,一直有着无法跨越的隔阂呢…有时候该说出的真心话,到了面对面的时候会说不出…”

 

 

“姐姐她理解我也很辛苦吧…被大家一直称呼着“怪人”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我,说不希望姐姐能理解自己肯定是假的,但…总感觉那一天不太可能呢啊哈哈…”

 

 

“可是…姐姐她,好像永远抬着头,看着更高的地方…就算说着“被日菜一步步超过”这样的话,但实际上,我才是被丢下的一个吧…”

 

 

沉默良久,小猫默默地钻到了日菜怀里

 

 

“薯条,你知道吗,无论是对作为妹妹的我也好,对其他人也好,姐姐认真的处事方式,真的很辛苦…她总是背负着好大的压力,我真的很想跑过去帮她分担一些…但是,姐姐总会拒绝”

 

“我就只好一次次地跑近她,被拒绝,被推开也好…姐姐说过“为什么你会这么温柔呢?”…其实我觉得这不是是否有关温柔的问题啦…正因为是最喜欢的姐姐,妹妹才会想着和姐姐站在一样的舞台上呀…”

 

“但姐姐的压力并没有减少…”

 

 “乐谱有个节拍做不到练习到深夜也是…期末考前焦虑到失眠也是…姐姐真的一直在勉强自己…”

 

 

“我好怕她某一天突然就…薯条,你知道吗…就像紧绷的弦会在极限时绷断…我担心…如果姐姐今天是因为…”

 

“不,不是怀疑姐姐的能力啊!姐姐那么聪明…就算小时候不小心在陌生的城市迷路,也是姐姐带着我找回车站的…所以怎么可能会在熟悉的地方走丢…”

 

 

 

 

 

“薯条…我现在…好想姐姐…”

 

 

 

 

————

 

 

然后呢?

 

 

然后,这孩子在这样一番“自言自语”后,疲惫到直接睡了过去

 

反倒是一路上好好休息的我,虽然有些困意,因为日菜的倾诉,意识格外清醒

 

原来我一直是这样被看待的吗?

 

原来我是这样的姐姐吗?

 

 

原来日菜是这样的孩子吗?

 

彻底安静下来的房间只听得见她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很想伸手替她擦一下眼泪,但那样做的话只会吵到她吧,这样的身体,什么都做不到,何谈安慰呢

 

 

作为替代,伸出爪子捋了捋和我相同发色的,她的头发

 

 

软乎乎的,还有些温暖

 

 

——只好祝愿你梦到喜欢的晴天了

 

 

 

 

 

 

 

——————

 

 

 

 

其实第二天早上是冰川姐姐是被冰川妹妹并不小的动静给吵醒的

 

 

醒来后发现自己穿着凌乱的睡衣,躺在妹妹的床上,而且上衣扣子只扣了一半什么的

 

 

“日菜,可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

 

一系列尖叫和枕头大战后,纱夜双手抱臂,气呼呼地坐在床上。

 

而另一边,土下座的日菜眼泪汪汪:不知道为什么发现姐姐什么都没穿就回来了还出现在自己的床上但是看着姐姐睡得很沉很担心姐姐之后醒来会很不好意思于是自己擅作主张去纱夜房间拿来睡衣小心地帮姐姐穿——但是还是发生了意外!!第三颗扣子太难扣结果把姐姐吵醒了真是对不起!!!!

 

好吧,其实后来收到了来自今井同学的有关失败猫饼干样品003的道歉信,纱夜瞧着日菜乐呵呵地和巴谈论自家姐妹变成小动物后的神奇表现欲言又止,以及美竹同学抱着一只灰色小猫急地猛敲有希那同学家家门之类的,都是后事了。

 

 

 

 

不过冰川家今天的吉他练习,貌似不同于往日两道平行线般音色,难得地响起了双重奏呢。

 

 

可喜可贺 XD

 

 

 

Fin.


其实这才是今天想画的重头,大概是午睡neta的冰川姐妹和神秘爆料人今○同学

灵感和姿势都来自于aiai和kd的推特
在地上睡午觉,戴着眼罩的kd
和一边悄悄靠近,一边偷笑的aiai
aiai还趴在地上瞧着kd小声嘀咕说:不会真的睡着了吧……
最后也是kd在推上回复:真的睡着了啦ww

总之是非常有趣且可爱的一件事😆

最近很流行的“我不敢”系列www

邦邦里两个姐宝的GBP战争就此打响x

两个星球的我和你


——拿起笔不知道画什么,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摸完了!

是冰川姐妹关于新联动的衣服的摸鱼

Subciety官方搭配有参考

路漫漫的线条练习

(其实七头身会更帅气但画不出来就算了)